一只瑜婧

主男神and u
黑篮全职魔道各种

你是他的青梅(赤司X你)下篇

“可是我不想去洛山,我想去私立威尔利,我哥哥们都从那里毕业。”你坐在篮球架下,把篮球颠来倒去,说出了你的意思。“雪信似乎误解了什么,我告诉你要去洛山,是通知你和我一起。”他停下投篮,那双重瞳显得孤绝而不容置疑。“如果你坚持,我当然会去洛山,可是你也不能不顾及我啊!京都那么远,我想多和家人在一起。”你怔愣了一下,怯生生地补充道。他不再看你,继续运起了球。他似乎早就忘了,虽然你行事散漫,不爱计较,但你始终便是个有主见的人。

“赤司,你以前不会这样的。绝不会让我尴尬,让我为难,让我觉得我们不再是我们。”说完,你淡定地爬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,像是和往常数百个日日夜夜一样,离开了篮球馆,只是仅有你一个人。你没看见身后的少年停下动作,呆立在球场中央,像是亘古星辰。同样是很深的喜欢,我的似乎招你讨厌了呢…

你是他的青梅,他是你的竹马。只是你将依赖换成了自由,他将保护变成了占有。

你们进入了高中,赤司似乎从你人生中蒸发了一样,你没有了各种约束,也没有了守护。你交你喜欢的朋友,过你喜欢的人生,吃着他厌恶的裙带菜,也觉得别有一番滋味。

你有时也会碰到这样那样的困局,一开始还会想起他,只是后来也渐渐开始自己承担,如春草初长,风华绽放,你担当了学生会主席,还收了小弟,大家信赖你,就如当年你信任赤司一样。你偶尔还是会去篮球场看看,坐在最后一排看着他继续着他不败的帝王战绩,只是不会如以前趴在最前方的栏杆上,笑着和他打招呼了。以往的朋友看到你都说你变了,可是谁不是呢?只是你在他影子下呆了太久,起步的太晚罢了。

他是你的竹马,你是他的青梅。你学会了独立,学会了自己行走;他找回了本心,找回了你…

他代表洛山访问私立威尔利时,了然地看到你端坐在首席,神色平静而陌生。你们坐在长桌两端,你来我往,争锋相对。“今日看来,威尔利不愧其令名,校风严谨,百花齐放。”“过奖,虽未前往洛山,但代表团完全是洛山学子的缩影,令人钦佩。”“谬赞,哪及得上京极阁下风华之万一,在下赤司征十郎,单身,成绩优良,品德完备,高中以来获得九次国级奖项,证书在此,请京极阁下过目。”“赤司阁下何须如此客气,”你被这殷勤劲头给镇住了,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来,引得底下的代表们连连咳嗽,眼风齐飞,都表达了一个意思,不要怂!这岂不是为难你?你无奈地甩了个眼神给你的副手,“赤司阁下何意,还望明示。”他一直心悦于你,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会好好发挥。“在下并非想要唐突,只是,在下丢了一个小姑娘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找回来。”他并不理会他人,只是看着你,笑容浅淡温和,却依旧不容质疑,如青山巍峨环绕晨雾,“或许她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小姑娘,但她将来会成为我的妻子,我赤司家的女主人,是我无法割舍之人,京极阁下,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?”

你是他的青梅,他是你的竹马。在他眼中你永远是那个笑颜如花开的小姑娘,他和你拥有幼年的时光,少艾的恋慕,互相的征伐和最深厚的羁绊。

“你那时候怎么说得出这么肉麻的话?”某天你办完公务,在房间里端着咖啡四处溜达,看到他一本正经地坐在桌前,审阅文件,忍不住逗他“我早看出来那副主席对你心怀不轨,还不早早下手?”他瞄了眼斜倚着门框的你,继续工作“那倒是,如果你再晚来几天,没准我就答应他的追求了。”你有些得瑟,喝了口咖啡,神采飞扬“那也没关系,我就把你抢回来。”他说的也轻松,这次连头也不抬了。“你大晚上的喝咖啡,莫不是知道我今晚不会让你早睡?既然夫人都出面暗示了,为夫也不好不接,这公文也看不了了,洗洗睡吧?”他迅速地整理好桌面,笑意盈盈,一如往昔。


失踪人口回归~希望大家不要嫌弃

评论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