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瑜婧

主男神and u
黑篮全职魔道各种

不可逆转的别离(彩虹X你)

 第一次写玻璃渣,内含赤司绿间


赤司X你

她离开的那一天,晨曦很美,朝霞拂过那斑斓壮阔的天地,他的女孩,终究像无定的青鸟一样,离开了他。这一天的行程很满,但心里却很空,空到只要停下思考,便听见心底穿堂风过,带着她早春一般的气息。

“你可以不走,你还是我的未婚妻,让我来保护你,决不让你再受丝毫委屈。”他此生绝不会再有这样卑微的姿态,近乎恳切地盯着少女打包行李的背影。少女似有所感,停下手边的事,回望着他,露出了释然的浅笑和特有的小得意,“阿征,我知道,我都知道的,但我失去了继承人的资格,就不再是你们当中的一员了。你让我……让我带着尊严离开吧。”

阿征,你以后会娶一个和我当年一样的姑娘,但请你不要告诉我,我不想因为嫉妒,而将自己变得面目全非。

阿征,愿我离开的每一天,你都能光芒万丈。

阿征,我爱你啊!不比你少上半分。

 

绿间X你

今天她很乖巧,喂她吃药的时候没有像以前一样,逼着我学狗叫。下午她一手扛着打点滴的杆子一手挂着针,生龙活虎地跑出病房,说要去看我打球,以前怎么不来?现在知道我很厉害了?

今天的幸运物是玩具车,我不喜欢车,所以我没有带任何幸运物出门,她要知道了,一定会露出活见鬼的表情。

是因为我没带幸运物么?我怎么把她跟丢了?

“绿间,绿间”“真太郎,真太郎!”“绿仔绿仔”声音渐渐从模糊走向清晰,他睁开眼,看着朋友们围在身边,“她呢?”

“真太郎不要太难过了,她走的很安静,就是一直拉着你的手,大概是放不下你。所以你要尽快振作起来阿!”赤司一如既往的冷静,令人讨厌,那是我的小姑娘啊,我看着她轻盈地落在我的掌间,日复一日,慢慢长大,如早春的新芽柔软俏丽,可我也眼睁睁地,看她被货车截断生机,瞬息枯萎,甚至不容我再亲吻她一次,这让我如何接受?

——小真,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 

——等幸运物是婚纱的时候

——那就在后天诶

——是啊,后天我来拜访伯父伯母,可好?

——好啊

嗯,你骗了我,看我怎么罚你。


评论

热度(7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