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瑜婧

主男神and u
黑篮全职魔道各种

你是他的青梅(赤司X你)下篇

“可是我不想去洛山,我想去私立威尔利,我哥哥们都从那里毕业。”你坐在篮球架下,把篮球颠来倒去,说出了你的意思。“雪信似乎误解了什么,我告诉你要去洛山,是通知你和我一起。”他停下投篮,那双重瞳显得孤绝而不容置疑。“如果你坚持,我当然会去洛山,可是你也不能不顾及我啊!京都那么远,我想多和家人在一起。”你怔愣了一下,怯生生地补充道。他不再看你,继续运起了球。他似乎早就忘了,虽然你行事散漫,不爱计较,但你始终便是个有主见的人。

“赤司,你以前不会这样的。绝不会让我尴尬,让我为难,让我觉得我们不再是我们。”说完,你淡定地爬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,像是和往常数百个日日夜夜一样,离开了篮球馆,只是仅有你一个人。你没看见身后的少年停下动作,呆立在球场中央,像是亘古星辰。同样是很深的喜欢,我的似乎招你讨厌了呢…

你是他的青梅,他是你的竹马。只是你将依赖换成了自由,他将保护变成了占有。

你们进入了高中,赤司似乎从你人生中蒸发了一样,你没有了各种约束,也没有了守护。你交你喜欢的朋友,过你喜欢的人生,吃着他厌恶的裙带菜,也觉得别有一番滋味。

你有时也会碰到这样那样的困局,一开始还会想起他,只是后来也渐渐开始自己承担,如春草初长,风华绽放,你担当了学生会主席,还收了小弟,大家信赖你,就如当年你信任赤司一样。你偶尔还是会去篮球场看看,坐在最后一排看着他继续着他不败的帝王战绩,只是不会如以前趴在最前方的栏杆上,笑着和他打招呼了。以往的朋友看到你都说你变了,可是谁不是呢?只是你在他影子下呆了太久,起步的太晚罢了。

他是你的竹马,你是他的青梅。你学会了独立,学会了自己行走;他找回了本心,找回了你…

他代表洛山访问私立威尔利时,了然地看到你端坐在首席,神色平静而陌生。你们坐在长桌两端,你来我往,争锋相对。“今日看来,威尔利不愧其令名,校风严谨,百花齐放。”“过奖,虽未前往洛山,但代表团完全是洛山学子的缩影,令人钦佩。”“谬赞,哪及得上京极阁下风华之万一,在下赤司征十郎,单身,成绩优良,品德完备,高中以来获得九次国级奖项,证书在此,请京极阁下过目。”“赤司阁下何须如此客气,”你被这殷勤劲头给镇住了,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来,引得底下的代表们连连咳嗽,眼风齐飞,都表达了一个意思,不要怂!这岂不是为难你?你无奈地甩了个眼神给你的副手,“赤司阁下何意,还望明示。”他一直心悦于你,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会好好发挥。“在下并非想要唐突,只是,在下丢了一个小姑娘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找回来。”他并不理会他人,只是看着你,笑容浅淡温和,却依旧不容质疑,如青山巍峨环绕晨雾,“或许她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小姑娘,但她将来会成为我的妻子,我赤司家的女主人,是我无法割舍之人,京极阁下,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?”

你是他的青梅,他是你的竹马。在他眼中你永远是那个笑颜如花开的小姑娘,他和你拥有幼年的时光,少艾的恋慕,互相的征伐和最深厚的羁绊。

“你那时候怎么说得出这么肉麻的话?”某天你办完公务,在房间里端着咖啡四处溜达,看到他一本正经地坐在桌前,审阅文件,忍不住逗他“我早看出来那副主席对你心怀不轨,还不早早下手?”他瞄了眼斜倚着门框的你,继续工作“那倒是,如果你再晚来几天,没准我就答应他的追求了。”你有些得瑟,喝了口咖啡,神采飞扬“那也没关系,我就把你抢回来。”他说的也轻松,这次连头也不抬了。“你大晚上的喝咖啡,莫不是知道我今晚不会让你早睡?既然夫人都出面暗示了,为夫也不好不接,这公文也看不了了,洗洗睡吧?”他迅速地整理好桌面,笑意盈盈,一如往昔。


失踪人口回归~希望大家不要嫌弃

他是我的竹马(赤司X你)上篇

百粉点梗回馈,谢谢小天使 @朱砂泪白衣殇 的梗

真的很抱歉拖了那么久,刚考完一波试,而且第一次写了个长篇,有点卡壳儿QAQ

希望大家喜欢,吃下我的年末糖,嘻嘻


“阿征,去骑马么?”你骑着你枣红马福丸,对着二楼的窗口喊道。而赤司没有像以往一样探出头对你摇头微笑,反而引来他的父亲赤司征臣“是雪信啊,小征还有事没有完成呢。”他倚着窗户,语气平和,却依旧有着压迫感,“难得来乡间别墅,伯父就让他出来一小会儿,就一小时!我准时把他押送回来,行么?”你比着一字,满脸期待。他犹豫了下,很不习惯有人跟他讨价还价,不过考虑到赤司家与京极家的交情,他还是颔首示意了管家,“行,让大江先生跟着你们。准时回来。”

“怎么样?我又救你一命哦!”你控着缰绳,得意地回头笑着。“嗯,征十郎铭记在心。”他把目光定格在你身上,笑容清透,却在阳光下浸着温暖,即使透过岁月回想起来依旧觉得美好,那年你们才10岁,你是京极氏第三代唯一的女孩,他是赤司氏的独子。“喂,我们甩掉那个老头吧?”“好。”

他是你的竹马,青梅竹马的竹马。你是他童年自由的时光,喜笑晏晏;他是你的盖世英雄,从天而降。

“阿征,怎么办?”身为学校代表参加全国演奏大赛的你意外得罪了评委,那人在赛前便宣称你的能力完全不够格,如果你参加比赛便拒绝出席的言论,大赛组委会多方调停,最后还是打算将你劝退,取消资格。“你别害怕,我来想办法。”“我不怕,阿征,我就是觉得……有点委屈吧。不过我也没有关系,不就是得不到奖么?下次继续加油呗!”电话的那头沉默了,于他而言,胜利大概便是至高无上的必需品,他不理解你,也不想看你受到不公正的待遇。

“阿征你怎么来了?”小少年一身西服,清雅贵气,眉目秀致,他转身上下打量下你,挥了挥手中的小提琴“今天我们雪信很漂亮,所以一定要赢。”“赤司先生,”你歪头,笑的天真无邪,带着点小小的无赖,“我是真的爱你,你一辈子都不许离开我。”他无奈的转开视线,心底却涌上一股子坚定和柔软来,当然不会离开了,你是我的铠甲,我的软肋,我的……雪信啊。

大概因为赤司的加成,即使那个评委依旧没有出席,但组委会却向你妥协了,“不来就不来吧,京极同学的能力不可抹杀,更何况纳言先生亲自写信,希望你参加他下周的音乐会,完全肯定了你的水平。”“纳言先生?那位老前辈?我……”你不说心里也明白,是赤司啊,是你的,无所不能的,永远站在身后的赤司……

你是他的青梅,青梅竹马的青梅。他为你撑开世界纷扰,你也给予他温暖的拥抱。

“阿征,你怎么不和朋友一起走?”“已经很晚了,他们都回家了吧?另外我觉得我不需要朋友。”“那我和你一起!”“嗯”你小心翼翼地望着他,陌生又熟悉。他对周围的控制欲越来越强,即使是你,如果稍有违背,他也会沉沉地看着你,迫使你顺从他的心意。他不再是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,从天赋到性格,都越来越成熟,锋芒毕露。

“阿征,我有话想说。”暮霭沉沉,你情不自禁靠近了他一点,如同幼时一样。“嗯,我是你的朋友,对吧?虽然我老是麻烦你,有些事还做不好,有些道理还不懂,但我是你的朋友吧?那,你不需要我了么?”你说完,心里有些惊慌,像只受了伤的小动物,看他停下脚步,侧身对着你,赤色的眼瞳在光影里忽明忽暗,终究没有说出伤害你的话。“阿征,无论输赢,真的,无论成败,是非,你一直也将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”“嗯”

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~

快!夸我!是不是很棒!给颗红心好不好?


占tag抱歉诺

想了很久要不要做百粉点文~毕竟不混圈又小透明一个
不过还是发出来啦,如果有什么想看的梗或者脑洞欢迎分享
评论私信都OK
谢谢

单身的你与他(绿间and紫原)

拖了那么久,都有小天使来问了QAQ写完起飞

还是暧昧向,这次很明显了。希望大家喜欢,求关注,求小红心~

上一篇:赤司and火神;上上篇:黄濑and青峰

戳头像看~因为我还没研究出链接的使用方法,有小天使教教我么~

紫原X你

“紫原叫你放学别走。”“……”别走干嘛?打架?你撇撇嘴,拎起装满美味棒的塑料袋,往篮球馆走去。从某天放学回家,你把多买的一包零食给了蹲在路边的大个子,异班的你们似乎建立了吃货的友谊,并且牢不可破。你们常常带这样那样的零食分享,从巧克力布丁到罐装方便面。他几乎每次都袋子从窗台扔下来,砸向午睡的你,对于这件事,你也已经习以为常,不会再像第一次那般宛如只炸了毛的猫,跳起来挥舞拳头。反正打不过,不如笑对生活。

篮球馆有些吵闹,只有少年懒懒散散站在架子下,因为高,一眼就穿过人群看到了你,他有些踟蹰,不安的挪了挪步子。“去啊,敦。”红发少年微笑着示意。大家都看向你,搞得你很不好意思,不过幸亏他来的很快,完全挡住了你。“嗯,唔”他支支吾吾的,抬眼偷看你“啊,那个,赤仔叫我邀请你明天出来玩。”“啊?”虽然你还在笑,只是失望还是漫上了嘴角。“不,”少年顿了顿,带着三分委屈,三分紧张,嘟了嘴嘴,“是我,是我想叫你。”

那天回家没有同伴也没有薯片,但是有你,从天而降。

绿间X你

“绿间,我家调味酱没有了。”你穿过两家相通的后院,打开厨房后门,走了进去。“罐子呢?怎么不在架子上。”你找了一圈未果,伸出脑袋问道。“今天幸运物,在我这儿呢。”绿间无奈拿起罐子起身。“走吧。”“去哪里?”“你家啊,你不是需要调味酱么?”“你不会是想来蹭饭吧。”“未尝不可。”他推推眼镜,难得露出得逞的笑意。虽然你们只当了四个月的邻居,但因为两家父母常不在家中,你们两人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同盟,妄图解决晚饭问题,结果当然是不可能的,你们两人的料理都可以用难以下咽来总结。

“今天的牛肉倒是没有烤焦,就是米饭有点糊掉。”饭后他洗着碗,扬起两道秀气的眉毛,总结道。“你吃就吃,给我闭嘴。”你有些心虚,但声音越发理直气壮,“总比你好些,前天那顿差点要了我小命。”“你……。”他似乎有点不习惯这样的争锋相对,“帮我推推眼镜。”反正最后不得不妥协,他只好若无其事找回点场子,“哦。”你伸手推了推,却突然撞上他有些别扭的眼神,“你为什么不叫个烧饭阿姨?”你突然感到害羞,只好岔开话题,“不喜欢。你呢?怎么不叫?”“我也是啊!”

因为想和你吃饭,所以即使来了烧饭阿姨……我也坚决不吃啊。


媳妇儿!生日快乐!(全职男神X你)

算是给自己的生贺? 叶王喻周

设定是同为职业选手(同队or不同队)虽然不明显,但我就是这么想的没错了

求小红心哦!谢谢~


叶修X你

媳妇儿大清早过来早安吻,

哥竟然迷迷糊糊错过了机会!

深表遗憾!

不过怎么现在还没到家?

哥可是约了好几个公会相聚野图刷频庆生的

嗯!对!

顺便去抢个boss。

媳妇这都被你发现了

你真懂我

我们不愧为天生一对!

 

——并不!谢谢!把戒指收回去!

比起这个!我觉得你把boss 让给我霸图更有诚意!

——好的好的!大不了下次,再从乐乐那里讨回来!

 

 

王杰希X你

傻宝宝一大早就不肯起床,

赖在床上叫我杰西粑粑。

叫的我心都软了~

虽然队里训练不能拖延,

不过就晚那么一点点

也没事。

谁让我的宝宝生日呢!

我总要陪着她~

 

——哇杰希今天没有去找英杰!果然我才是你的真爱!

——一直都是啊!

 

喻文洲X你

从刚见面起,

夫人就用眼神暗示了我不下百回。

她一定以为我忘了她生日了

那怎么会?

为夫怎么舍得放弃这么好的表现机会?

若是没有猜错,

待会儿少天他们就会在海边放烟花。

这里是最佳观赏点啊

生日快乐!喻夫人。

 

——黄少果然不靠谱,就他的烟花放的最晚

——没错!当然是为夫最为靠谱啦

 

周泽楷X你

女朋友生日……

经理竟然让我开直播

嗯!

等着……吃狗粮

马上全明星了,

唔,先投给她!

嗯,不当第一也没关系。

 

——楷楷你没觉得让我个小新人半只脚踏进全明星好么?

——我的,最好最好!


男神X你(全职)重逢系列

内含黄少天&周泽楷

黄少天X你

今天是你醒来的第10天,因为一年的昏迷对你的大脑产生了不可逆转的伤害,所以你还处在不断认识新鲜事物的阶段。你认识了爸妈,朋友,同学,还在闺蜜的淫威下开始补习学校知识,唉,这女人哪那么自来熟呢~但你还是觉得不对劲,有什么重要的事被你遗忘了,可每当你问起,周围的人又都默契地沉默了。

你窝在病床上一手输着液,一手翻着书,“啊!难道我以前就那么愚蠢么!”你对着模型头疼的要命,捶胸顿足,哀叹不已。“是啊!”一个漂亮的男声从窗台外传来,你转头看他,一个略帅气的大男孩,高高瘦瘦,有着可爱的小虎牙,只是表情看起来落寞又有些倔强,“你不认识我了么?”他翻进了窗台,倚着窗帘却不过来。“你一定还记得我对么?”“为什么要记得你?就凭你骂我一如既往地愚蠢,忘了那是应当的。”你被他逗笑了,扬眉调侃道。“不是,我……我是……唔”“你是谁嘛!个大男人难道还不会讲话?”“不是,我只是……我只是有点难过。”你倒是好奇了起来,招手让他过来,“这不能怪我呀,我谁都忘了,连我家二黄我都忘了呢!我看我以前日记,满满的都是二黄。你知道二黄吧?虽然是只大黑狗。”你看着他眉宇沉寂,站在床边,像是被遗弃的小狗,突然也生出几分怅然,“要是我忘了什么重要的事,请别见怪。”“嗯,其实我就是二黄……我才是二黄呀。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几个月后,你还是会怀念和他重逢时的拘谨和真诚,毕竟当初认为黄少天安静如鸡的自己大概是瞎了眼。“媳妇儿媳妇儿,我今天比赛完了来接你!你不要乱跑!我给你带炸鸡,你要是不喜欢炸鸡,还有烤鸭,小龙虾,我买的都是你爱吃的,知道!小龙虾要剥好的,要十三香的,知道啦,你等着我哦,一定要等我!”

 

周泽楷X你

“周泽楷前辈,好久不见呀!”台上,你笑意满满,上前握手,现在是常规赛33轮,烟雨VS轮回的擂台赛,“嗯,好久。”周泽楷抿抿嘴角,像是努力地憋出了这句话。这倒是事实,从第五赛季出道开始,大家就都知道周泽楷是个打招呼都很困难的选手。不过他也不是高冷,毕竟在轮回训练营里,他晃着呆毛,被新人们拉着打了一局又一局,直到副队来找,才得以解脱。想到那些日子,你钻入比赛席前又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,他已经进去了。

你盯着电脑,感觉有些不在状态,你玩的是拳法家,作为阵容的补充,已经能常常在团队第六人里露脸了,但其实一开始你玩的并不好。你安静地在轮回训练营里呆了一年半,虽然大家都很喜欢你活泼跳脱,但没人觉得你能进入正选,直到周泽楷注意到了你,你是唯一一个他没有用全力,却依旧被他风筝死的新人。“以后晚上,一起。”他皱了皱好看的眉头,叮嘱你,那时你已经羞愧的要死,根本没注意到他看着你,脸红扑扑的。

轮回延续了上赛季兴欣的简单,地图不大也空旷,除了树比较多,你只好匍匐着,换了一颗又一颗树地猥琐着,与此同时,观众们发现周泽楷打的也很谨慎,不如以往自信满满。不会吧,这新人妹子虽然已经不错了,但离荣耀第一人的水平差了不止一丝半点。但周泽楷却不理会其他人的想法,继续一颗树一棵树地换着,直到你们相遇,痛痛快快地输出,打的酣畅淋漓,周泽楷的枪体术无懈可击,你也发挥了你的水平压低了他的大波血线,为队友争取了空间。

赛后,他没参加发布会,一个人呆在烟雨战备室的门口,“来找我们小新人的吧?”你的队长云秀一脸揶揄,“我刚就发现,你这不是谨慎,是狂妄吧,结了多大仇?远程争取在近距离杀死拳法家?”他不回答,看着从门里探出脑袋的你,似乎有些委屈,“对手。”他果然还在介意你转会离开的事,明明那时候你们几乎已经默认在一起了。“一个赛季了,最后,才碰到。”“对不起。”你看着他眸子星光点点,“我不该躲着你。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第十一赛季,冠军是霸图的,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啊。但到了最后的发布会上,轮回队长周泽楷没有表现不甘,“应当。再努力。”大家都震惊于他面带笑意,努力回答了记者的问题,这份疑问在霸图发布会上得到了解释。“周泽楷?冷静?人家家里有小女友足以安慰他好吧。”张佳乐愤怒地表示。


哇,写完觉得自己棒棒的!希望大家喜欢!

周泽楷这篇感觉可以补充篇小短文啊!是不是?有没有?对不对?

单身的你与他(赤司&火神)

这是暧昧向啊!上一篇黄濑&青峰也是啊!

赤司X你

“赤司,借下笔记。”赤司无奈地看着前桌的你头也不回,反手抽走了他的本子。“还真是不客气。”“你是不是忘了昨天拿球砸了我的事?要是明天我考不好,那一定是因为你暗害我!”你翘着椅子,把手撑在他桌上,露出和善的微笑。“那真的是意外。”“无所不能的帝光篮球队长征十郎,竟然抛了三不沾的投篮?你被鬼附身了么?”你椅子翘起的弧度更大了,几乎把脸凑到了男孩面前,但他并不反感,反而也凑近了一点,那双眼瞳笑意盈盈。“或许是因为前天被你用天马流星拳打了一下的关系啊。”“我的天,还天马流星拳?幼稚鬼!”你揶揄地看了他一眼,像是怕他听见自己小鹿乱撞的声音似的,飞快转身继续你未完的事业,空留下赤司拿着笔,怔怔地盯着你的背影。有尘埃随着光晕落在你欣长的颈项,他突然有些羡慕,或许心里有什么事情失控了呢!

 

火神X你

“你来看比赛么今天晚上?”他想了许久才在手机上打下这句话发给你,收到时你刚踏入家门,你看着短信挑了挑眉,真是令人操心,就算从小长在美国,也没必要短短一句话就有两个语法错误啊!“只要你答应明天交上国文作业,我就来。”“没问题!”他回得飞快。无奈,你只好放下书包,转身再次出门。比赛打的很激烈,你看着他身手敏捷,在篮球架之间反复穿梭,到最后,挥汗如雨,即使隔着老远,你也感到他的肌肉微微筋挛。比赛后,你想了又想还是拿出手机,“算了,好好休息,下场继续加油,国文老师那边交给我吧。”“别啊!我还想晚上和你一起补习呢!”你怔楞了一下,低头看着场边收拾东西的他飞快地在打字。“我没事,要是一场比赛就摊了,还怎么成为全国冠军啊。”“好的,那以后每天晚上的补习都不许逃!”收到消息,他抬头跃过人群看着你,“没问题”他大喊出声。惹得你仓皇而逃,“火神君又在发什么神经。”身边的队友都露出了不懂的表情。


因为觉得平时稳重的男人恋爱中一定还是个小男孩。

下一篇:绿间&紫原

单身的你与他(第一篇)内含黄濑青峰

黄濑X你

在帝光校花榜上,你再一次屈居第二,嗯,真是丧气,你抱着书穿过回字形走廊的一侧,去实验楼上课。“喂喂喂,那个第二的,等等我啊。”后头跑过来的是你的好友黄濑君,那头细碎的金发跳跃着,璀璨生辉。那双盈盈的眼眸凑过来,满是笑意。真是闪瞎狗眼。你心里默默想着,转头不搭理他,“你书帮我带了么。”凉太一直是那么厚颜无耻,你继续暗暗地想着,“嗯。”“待会儿一起吃午饭吧,我今天亲自下的厨。”那还能吃?怕不是要害我。“好。”“今天我晚上要训练,你等等我吧。”真是个麻烦,愚蠢的玩意儿。“知道了。”“明天我要去巴厘拍广告,你有什么想要的么?”想要你快点滚蛋,“没。”他安静了下来,眼巴巴地瞅着你。“早点回来。”你注视着前方冷淡地补充了一句。“好!”

 

青峰X你

“不好意思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你站在树荫下,微笑地拒绝了男生的礼物。他似乎还有点不服气,“可我没见你和谁走的很近啊!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么?”“没有了。不好意思。”“我一定好好表现,不会给你添麻烦的。“男生继续纠缠着,”不用了,谢谢好意。”“我…”“她都说了不喜欢你了,你怎么还叽歪着烦人。”篮球队的青峰大辉从树后走了出来,皱着眉头,似乎被吵醒了午觉,麦色的肌肤显得他坚实有力,男生悻悻地走了。“谢谢。”“没事,顺便而已。”他揉了揉头发低头看你,“要不我送你回去?”虽然平日不是很喜欢你这类谨慎有度的人,但看你娇娇小小的站着,他也难得发了次善心。“谢谢,其实我们回家顺路。”“是么?你怎么知道?”“我就是知道。”“我也知道。”


自己写完觉得超级棒了。嘻嘻

下一篇:赤司与火神   好了

和韩文清分手后

说出来怕你们不信,我是韩队粉


你曾经的宿舍在走廊的尽头,到了晚上,你会和张佳乐一起守着八点档,也会拉上前辈老林和小宋溜出去撸串,当然也曾经被张新杰拉去写报告,分外痛苦。更多的时候你会守在队长身边,要亲亲抱抱,撒着娇往他怀里钻,光看着就可以乐上半天。

可是你离开了,悄没声息地就宣布了退役,回到了你原本的生活轨迹。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再在韩文清面前提起你,就当那个立志抢走张佳乐霸图之花名号的小姑娘从来没有出现过。韩文清的一切也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,在训练时满脸冷峻执着,在分析战术时皱着眉头,在休息时最晚走出训练室。

直到有一天,张新杰发现队长坐在你曾经的位置上出神,“其实你可以留下她的,你知道她本来就是因为你,才走电竞这条路的。”

“不了,她本来就不该走这条路,她该回到大学,然后找一份安稳的工作,而不是像我,年复一年,守在一个地方。她……”她很好,只是不能在一起。韩文清把余下的话吞了下去。他本来就是不善表达,所有的苦都往肚子里咽的那种人,说出这些已经是因为实在没法忍了。

回去对你更好,只是他没有办法回去了,没有办法把那些细碎宁静的时光当作没有发生过,曾经在恶作剧后得意洋洋又小心翼翼,在打配合时硬要为拳皇扛伤害,在吃完饭后拖着他去散步的你不在了,他又要如何习惯你抽走了所有温暖?


就是想写玻璃渣

不可逆转的别离(彩虹X你)

 第一次写玻璃渣,内含赤司绿间


赤司X你

她离开的那一天,晨曦很美,朝霞拂过那斑斓壮阔的天地,他的女孩,终究像无定的青鸟一样,离开了他。这一天的行程很满,但心里却很空,空到只要停下思考,便听见心底穿堂风过,带着她早春一般的气息。

“你可以不走,你还是我的未婚妻,让我来保护你,决不让你再受丝毫委屈。”他此生绝不会再有这样卑微的姿态,近乎恳切地盯着少女打包行李的背影。少女似有所感,停下手边的事,回望着他,露出了释然的浅笑和特有的小得意,“阿征,我知道,我都知道的,但我失去了继承人的资格,就不再是你们当中的一员了。你让我……让我带着尊严离开吧。”

阿征,你以后会娶一个和我当年一样的姑娘,但请你不要告诉我,我不想因为嫉妒,而将自己变得面目全非。

阿征,愿我离开的每一天,你都能光芒万丈。

阿征,我爱你啊!不比你少上半分。

 

绿间X你

今天她很乖巧,喂她吃药的时候没有像以前一样,逼着我学狗叫。下午她一手扛着打点滴的杆子一手挂着针,生龙活虎地跑出病房,说要去看我打球,以前怎么不来?现在知道我很厉害了?

今天的幸运物是玩具车,我不喜欢车,所以我没有带任何幸运物出门,她要知道了,一定会露出活见鬼的表情。

是因为我没带幸运物么?我怎么把她跟丢了?

“绿间,绿间”“真太郎,真太郎!”“绿仔绿仔”声音渐渐从模糊走向清晰,他睁开眼,看着朋友们围在身边,“她呢?”

“真太郎不要太难过了,她走的很安静,就是一直拉着你的手,大概是放不下你。所以你要尽快振作起来阿!”赤司一如既往的冷静,令人讨厌,那是我的小姑娘啊,我看着她轻盈地落在我的掌间,日复一日,慢慢长大,如早春的新芽柔软俏丽,可我也眼睁睁地,看她被货车截断生机,瞬息枯萎,甚至不容我再亲吻她一次,这让我如何接受?

——小真,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 

——等幸运物是婚纱的时候

——那就在后天诶

——是啊,后天我来拜访伯父伯母,可好?

——好啊

嗯,你骗了我,看我怎么罚你。